改革開放啟華章,四十不惑鑄輝煌。改革開放的40年,是近代以來中國宗教健康發展最為輝煌的時期。像其他兄弟宗教一樣,佛教事業在這一階段,呈現出了空前的繁榮和興盛氣象,廣大佛教徒從心底里感激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作為改革開放以來上海佛教和玉佛寺發展的見證者和親歷者,撫今追昔,心中不由得涌出深深的感慨。借上海宗教界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的喜慶良機,謹就自己的耳聞和親歷,對改革開放以來上海佛教及玉佛寺的發展成就略作回眸,借以抒發對改革開放40周年偉大成就的無比贊嘆,同時表達對不忘初心再出發的堅定信念。

 

1979年2月,上海市佛教協會為會長持松法師和副會長葦舫法師、阿檀法師、余伯賢居士舉行追悼會。上海佛教界開始撥亂反正、進入恢復重興階段。同年6月,上海市佛教協會舉行第三屆三次理事(擴大)會議,推選真禪長老為會長、明旸長老等為副會長、邵鐘居士為秘書長。市佛協工作從此進入了正常運轉階段。

 

此后16年間,上海市佛教協會在真禪長老、明旸長老等人帶領下,協助黨和政府落實宗教政策,收回被占寺庵,積極組織修繕,恢復正常宗教活動;恢復上海佛學書局并出版佛教經書,以滿足信眾宗教文化生活需求;創辦上海佛學院,培養佛教接班人;參加社會活動,為救災濟困及希望工程等社會福利事業捐款捐物;開展佛教學術研究,保護佛教文化遺產;發展寺院經濟,創辦上海佛教實業社、上海十方實業公司和上海佛教朝山國際旅行社等,解決佛教界的自養問題;積極開展國際友好交往,做好海內外佛教友人的來訪接待工作,出席宗教國際會議,加強同海內外佛教界的聯誼交流。

 

1995 年12 月,真禪長老圓寂,明旸長老繼任會長。為切實解決上海佛教的新老交替問題,市佛協增加了一批年輕法師來擔任副會長、秘書長、副秘書長及其他領導職務。1995 年12 月至2002 年7 月明旸長老在任期間,由于身體健康原因,日常工作由我主持。2003 年11 月市佛協換屆,我接任會長,直到2015 年2 月因章程規定屆滿卸任。前后近20 年間,我與市佛協各位同仁一道,在市民族宗教委的正確領導下,堅決貫徹執行黨和政府的各項方針政策,以中央有關宗教工作會議精神為指針,大膽而踏實地開展工作:

 

1. 大力加強政治思想教育,提高信教群眾愛國愛教自覺性。

 

以中央有關宗教工作會議精神為指針,明確“圍繞中心,服務社會;推動自身建設,確保健康發展”的基本思路,聯系上海佛教實際,有針對性地利用學習班、報告會、參觀訪問等多種形式,對教職人員和信教群眾進行愛國主義思想教育;與中國佛教協會聯合舉辦“佛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研討會,探索新時期佛教如何適應時代發展,積極服務于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舉辦“上海佛教界反邪教系列報告會”,向全市發出“提倡科學,反對邪教,崇尚文明”倡議,進一步增強廣大佛教徒抵御邪教的自覺性;開展“社會主義榮辱觀” 學習教育,在全市佛教界興起“知榮辱、講文明、樹新風”熱潮;積極參與市文明委“慶奧迎博”活動,為奧運祈福,為世博服務。

 

2. 穩步推進組織建設和會務工作。

 

自1979 年恢復活動至今,市佛協會務工作逐步拓寬,作為上海佛教界愛國團體和教務組織的功能不斷得到增強。按照章程規定,1981 年12 月、1985 年1 月、1989 年7 月、1994 年10 月、1998 年5 月、2003 年11 月,分別召開了第四、五、六、七、八、九屆市佛協代表會議。特別是第八、九屆代表會議,完成了市佛協領導班子的新老交替,為市佛協各項事業在新世紀的發展,提供了組織上的保障。

 

3. 采取多種形式弘揚佛教文化。

 

除創辦包括會刊《上海佛教》,玉佛寺《覺群》雜志、《覺群叢書》《覺群佛學》《覺群譯叢》,龍華寺《華林》雜志,真如寺《真如叢書》等在內的多種書刊雜志,宣傳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弘揚優秀佛教文化外,各寺院團體還注意利用研討會、座談會等形式,對當前佛教界所面臨的新問題、新情況,進行深入細致的探討,積極推動都市佛教的繁榮發展。

 

4. 重視青年僧才培養,不斷壯大人才隊伍。

 

上海佛學院自1984 年恢復創辦以來,先后畢業了十數屆學員,為上海佛教界輸送了近400 名青年僧才,在順利實現上海佛教新老交替工作中做出了可貴的貢獻。多年來,市佛協在加強佛學院建設的同時,有組織地開展多種形式、針對不同需求人群的專門培訓,為提高上海佛教整體文化素質和佛學研究水平不斷探索新路。2006 年,市佛協組建“僧尼人才庫”, 選拔了百余名品學兼優、德才兼備、群眾基礎廣泛的優秀僧尼作為后備人才,為上海佛教在當代的振興和發展奠定了堅實的人才基礎。

 

5. 積極參與社會公益慈善事業,為服務經濟社會發展做貢獻。

 

全市各寺院團體,本著慈悲濟世、利樂有情的胸懷,以及對社會負責的精神,積極支持社會福利、公益事業和救濟工作,在賑災濟貧、贍老扶幼、幫困助殘、希望工程等社會公益慈善事業方面,作出了不懈努力。尤其是在多次重特大自然災害發生后, 上海佛教界緊急行動, 捐款捐物、奉獻愛心,同時舉行祈福超薦法會,為災區受傷同胞祈福,為罹難亡靈消災。據不完全統計,近二十年來,上海佛教界累計捐款捐物金額近億元,為幫助弱勢群體改善境遇、支援災區人民恢復重建和正常生活,做出了積極的貢獻。

 

6. 發揮宗教對外交往優勢,積極開展友好外事活動。

 

身處繁榮發展中的特大型國際化都市,日益繁忙的外事活動是上海佛教的一個明顯特征, 僅以玉佛寺為例,每年就要接待四五十萬外賓參觀,還有數十批國賓、貴賓及宗教代表團來訪, 市佛協積極利用這一平臺,大力開展以“阿彌陀佛加友好”為原則的對外交往活動,在教言教, 把我國各方面的建設成就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如實介紹給各國人民,進一步增進了相互之間的了解和友誼,很好地發揮了作為民間外交使者的積極作用。

 

 

1978年,玉佛寺作為上海首家宗教活動場所恢復開放。1979 年,真禪長老被推舉為第十任住持。在他的積極帶動和苦心經營下,寺宇修葺一新,十方僧人云集,玉佛寺重新煥發了生機。1981 年起,開始舉行各種法務活動,印制和流通一些經書、法物。1982 年、1992 年分別舉行建寺紀念100 周年、110 周年慶典法會。1983 年,經國務院批準為漢傳佛教重點寺院。1994 年, 被上海市人民政府列為市級建筑保護單位。1985 年真禪長老主持傳戒活動,600 余名青年僧人在玉佛寺歡喜得戒。1995 年,真禪長老圓寂。1999 年,我被推舉為第十一任住持。次年, 經與利群醫院進行土地置換,建造了集弘法、教育、辦公、后勤為一體的綜合性弘法大樓—— 覺群樓,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寺院日益緊張的修學辦公硬件需求。

 

進入新世紀以來,我們明確提出“文化建寺,教育興寺,覺悟群生,奉獻社會”的治寺理念,著力推進民主管理、弘法文化、學術研討、公益慈善和公共外交事業,多次在全國宗教界被作為正面典型廣為宣傳,連年被評為市級文明宗教活動場所、全國和諧寺觀教堂先進集體、公益慈善事業先進集體、中華慈善獎。

 

在寺院管理方面,以“內抓素質,外樹形象”為指針,以營建“模范叢林”為目標,積極加強自身建設,提振道風,提升境界,提高素質;以合理的組織架構、優良的道風學風、濃郁的文化氛圍,積極探索傳統叢林與現代都市的完美統一,展現當代都市寺院的良好形象。

 

在弘法利生方面,堅持“文化建寺,教育興寺”方針,先后創辦《覺群》雜志、弘一圖書館、星期佛學講座、覺群學院、梵樂團、玉佛寺網站、覺群編譯館、覺群佛教文化研究所、覺群沙龍、覺群新媒體中心等弘法文化形式;每年舉辦“覺群文化周”,集中展示寺院的弘法文化成果,全方位滿足信眾的宗教文化藝術需求;先后舉辦過數十次學術研討活動,在探索都市佛教的當代責任,以及弘揚優秀佛教文化方面進行了積極嘗試。

 

在素質提升方面,堅持自主培養與外部引進并舉的人才戰略。通過舉辦宗教文化班、外語人才班、MBA、EMBA 管理課程班,多方位提高法師素質。截至目前,常住法師中已有80% 取得了宗教文化大專或本科學歷,12 位法師獲得外語中級證書,6 名高層管理人員獲得EMBA 學位,2 名法師被派送美國留學。與此同時,我們廣納賢才,公開招聘具有弘法文化、公益慈善、現代管理才能的社會人士充實到寺院員工隊伍,為寺院的長足發展累積資糧、蓄積力量。

 

在公益慈善方面,立足“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宗旨,以“莊嚴國土,利樂有情”為己任, 積極“關注人生,關愛社會”,在賑災濟貧、贍老扶幼、幫困助殘、希望工程、促進就業等諸多領域,勉力前行,無私奉獻。每年舉辦“覺群公益慈善周”,通過慈善論壇、公益講座、慰問孤老、幫扶兒童、義務獻血、助醫問診、慈善募款、聯誼交流、教師培訓等形式,以更加富有針對性的公益慈善舉措,為社會弱勢群體提供幫助。2015 年3 月,我們還創辦成立了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上海覺群文教基金會”,致力于弘揚中華文明、彰顯文化自信、發展公益慈善、促進文教事業健康發展。今年3 月,我們在原“覺群慈愛功德會”基礎上創辦成立了“覺群護生功德會”,專業從事護生放生事業,積極倡導“智慧放生”“理性放生”“科學放生”“隨緣放生”的新時代護生放生理念,積極為凈化社會人心、促進生態文明建設貢獻力量。

 

在對外交往方面,玉佛寺作為漢傳佛教重點寺院,是上海乃至全國接待海外賓客和外國元首、政府首腦人次最多的寺院之一。自1978 年對外開放以來,先后接待外國元首和政府首腦250 余批,與此同時,多次組團訪問印度、尼泊爾、日本、東南亞、歐美等國及中國港澳臺地區,在海內外享有較高聲譽。

 

近年來,玉佛古剎由于年久失修,設施老舊,場地狹小,人流擁擠,各類隱患層出不窮, 安全形勢日益嚴峻。為消除公共安全隱患、著眼未來百年大計,在黨和政府的關心支持下, 我們發起“消除公共安全隱患保護性修繕工程”,規模浩大,史無前例。根據規劃,寺院在主體布局上,保留天王殿、大雄寶殿兩座建筑,天王殿原地不動,大雄寶殿向北平移30 米, 中間增設觀音殿,增強空間上的層次感,彌補原先開門見山、景點突兀的缺憾。新建后的配殿相互之間距離適中,以綠化相區隔,力圖構建出神圣莊嚴的宗教活動區、富有人文氣息的殿堂景觀、清新宜人的綠化環境三位一體的全新都市寺院的合理格局。目前,首期工程已經完工,東西廂房全面告竣,大雄寶殿平移頂升圓滿就位,所有殿堂裝飾一新,雕梁畫棟,寶像莊嚴,環廊相繞,殿宇呈輝。修繕后的玉佛寺,在寺院面貌、人文景觀、宗教氛圍、生態環境等方面有了較大改觀,為百年古剎的續寫華章、再譜新篇,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經驗啟迪智慧,歷史昭示未來。40 年改革開放,廣大宗教界人士,在黨和政府正確領導下,與全國各族人民一起,奮力譜寫了中國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壯麗史詩。回顧40 年來上海佛教及玉佛寺的發展巨變,我深深地感觸到:

 

1. 發揚愛國愛教優良傳統,堅持宗教中國化方向,是當代宗教健康發展的必由之路。

 

歷史證明,宗教只有與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相協調、相適應,才有可能穩步發展。佛教自傳入中國之日起,始終扎根于中國傳統文化,主動適應所處的時代和社會,是宗教中國化的典型范例。改革開放40 年的成功經驗表明,高舉“愛國愛教”旗幟,堅持宗教中國化方向, 堅定不移地走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道路,是包括上海佛教在內的中國佛教健康穩定、繁榮發展的必由之路。

 

2.貫徹依法治教原則,全面執行黨的宗教工作方針政策,是當代宗教繁榮穩定的基本保證。

 

“法者,治之端也。”依法、依規管理宗教事務,是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一貫方針, 對于維護宗教團體的合法權益,團結和凝聚廣大信教群眾積極為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服務, 具有極其重要的影響。圍繞“依法管理”宗旨,近年來,各級宗教事務管理部門大力開展普法宣傳,積極提升信教群眾的法律意識,努力確保宗教活動場所在國家政策法律法規允許的范圍內開展活動。

 

3. 主動加強自身建設,積極純潔教風道風,是當代宗教提升社會形象的關鍵要素。

 

打鐵還要自身硬。加強佛教界的自身建設,不斷提高四眾弟子的文化素質和信仰水平, 是當代佛教發展的當務之急。自20 世紀80 年代起,中國佛教協會就曾多次就佛教界的自身建設作出過具體闡述,提出“以信仰建設為核心,以道風建設為根本,以教制建設為基礎, 以人才建設為關鍵,以組織建設為保障”的治教原則。多年來的實踐表明,建立一支堅持“愛國愛教”思想、“政治上可靠、作風上民主、工作上高效”的宗教團體隊伍,主動將宗教融入社會、融入時代,是確保宗教界參與社會建設并發揮重要作用的基本保證。只有以自身建設為抓手,以創建和諧文明寺觀教堂活動為動力,才能不斷推動宗教團體的信仰層次、文明層次、管理層次躍上一個新的臺階,從而更好地發揮宗教在服務社會方面應有的作用。

 

4. 大力開展公益慈善事業,積極服務經濟社會發展,是當代宗教融入社會的最佳途徑。

 

改革開放40 年來,宗教界主動將公益慈善事業擺在突出位置,積極致力于通過公益慈善舉措回報社會、利益人群。尤其是近年來,一些宗教公益慈善機構的創辦成立,進一步推動了宗教公益慈善事業的規范化、制度化、有序化、專業化。隨著2012 年國家六部委聯合印發《關于鼓勵和規范宗教界從事公益慈善活動的意見》,宗教界的公益慈善活動第一次有了系統的規章,正式被納入了規范管理的范疇,對于進一步激發宗教界投身公益慈善事業的熱情,推動宗教界公益慈善活動更加規范有序、健康發展,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

 

5. 弘揚正信宗教思想,服務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建設,是當代宗教基本的社會功能。

 

隨著改革開放的日益深化,人們的物質生活水平得到了空前的快速提高,隨之而來的物欲膨脹、精神空虛、自我中心主義也呈現出泛濫之勢。宗教教義教規中的許多積極理念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所倡導的精神基本一致,大力弘揚正信宗教思想,倡導“愛國愛教、護國佑民”“莊嚴國土、利樂有情”思想,主動宣傳、積極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當代宗教義不容辭的社會責任,也是實現宗教社會價值的應有之義。

 

恭逢強盛世,幸遇新時代。值此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重要時刻,回顧改革開放40年來全國各行各業所走過的不平凡歷程,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砥礪前行,昂揚奮進, 深化改革再出發,對于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早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具有極其深遠的現實意義。讓我們以紀念改革開放40 周年為契機,積極高舉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認真學習十九大及十九屆一中、二中、三中全會精神,積極貫徹落實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以及習近平總書記的系列重要講話要求,以新修訂《宗教事務條例》為依止,在努力加強自身建設的同時,穩步推進上海佛教各項事業,在團體管理、弘法文化、人才培養、道風學風建設、公益慈善、對外交流等方面,百尺竿頭,倍思進取,朝向創建全國和諧文明寺觀教堂的目標不斷邁進。同時, 以堅持宗教中國化方向為指引,充分發揮宗教在道德引領、文化傳承、社會公益、慈善救濟、服務經濟、維護穩定、國際交流等方面的積極作用,廣泛凝聚四眾弟子力量,奮力開創當代佛教發展新局面,為服務上海城市發展、同心共圓中國夢,做出更加積極的貢獻。

(轉載自菩薩在線